中国资本网 > 资讯 > 正文
【环球热闻】五问铝锭现货重复融资事件:为何仓储突然变更股东 波及范围多大?
2022-07-01 05:39:48来源: 凤凰网

风险发生一个多月之后,越来越多的仓库、货主,乃至金融机构卷入铝锭提货纠纷。

最新卷入风波的企业,是申万宏源(000166.SZ)的子公司。申万宏源6月22日披露,其子公司存放在两家仓储公司、总价值接近2.3亿元的铝锭现货无法提货。保管铝锭的仓储公司,分别是佛山市中金圣源仓储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金圣源”)和浙江康运仓储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康运”)。


(资料图片)

这是5月底铝锭现货重复融资风险爆发后,目前已知的中金圣源卷入的第二起铝锭提货纠纷。但就在今年3月,该公司发生了股东变动。有一家股东对第一财经记者称,是否仍持有中金圣源股权,尚需进一步了解。疑问也由此而来:中金圣源的股东究竟是谁?

疑问还不止这些。据申万宏源披露,涉事子公司开展的是仓单服务、基差贸易。那么,这些业务的实质是什么?是怎么运作的?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截至目前,已知的涉事仓库至少已有三家。还有那些仓库涉及此事?此次铝锭现货风险事件,波及范围又有多大?

问题一:有多少仓库卷入?

根据申万宏源公告,公司子公司宏源恒利(上海)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宏源恒利”)涉及两个仓储合同纠纷。

根据公告,因开展基差贸易、仓单服务业务需要,宏源恒利于2022年1月1日与中金圣源签署《仓储保管合同》,约定了仓储保管的权利义务。2022年5月30日,宏源恒利发现储存于中金圣源仓库的铝锭无法提货。

为此,宏源恒利向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中金圣源向宏源恒利交付铝锭4125.1323吨(或赔偿货值损失人民币8563.77万元)及相关利息、违约金等。此案件已于6月2日获法院受理。

这是目前已知的中金圣源卷入的第二起铝锭无法提货纠纷。第一财经记者此前证实,5月底,某商贸公司去中金圣源的一个现货仓库提货时,发现这批货物已被制作多份仓单出售,从而引发货主集体提货挤兑。

紧接着,6月1日,宏源恒利发现存储于浙江康运仓库的铝锭也无法提货。

对此,宏源恒利向浙江省杭州中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浙江康运向宏源恒利交付铝锭6993.239吨(或赔偿货值损失人民币1.42亿元)及相关利息、违约金等。此案件于6月6日获法院受理。

这也意味着,自5月底铝锭现货风险事件爆发以来,迄今为止,至少已有三家仓储公司卷入其中。据记者此前了解,随着执法机构的介入,华东地区多家有色现货仓库发现了类似情形,其中包括南储上海分公司。

业内普遍认为,上述案件与近期市场关注度较高的铝锭现货仓单重复融资事件存有关联。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宏源恒利此次涉及的仓储合同纠纷大概率与5月底曝出的铝锭现货仓单融资爆雷事件有关,有实体公司将货物的仓单卖给宏源恒利进行融资。

而中金圣源、浙江康运两家公司,此前都有期货标准仓单指定交割库业务资格。不过,两者此次涉及的铝锭现货风险,均为场外非标准业务,并未涉及场内期货相关业务。

6月27日,中金圣源、浙江康运的指定交割库资格被取消。当日上期所公告称,为严格维护交割仓库管理秩序,确保交割工作平稳运行,秉持对交割仓库参与违法事件零容忍的态度,根据有关规定,决定取消中金圣源(仓库地址:佛山市南海区狮山小塘西货场)和浙江康运(仓库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萧山所前镇东复村萧山铁路货场仓库、浙江省杭州市拱康路98号(铁路康桥货场内)、浙江省杭州市崇贤镇长路兜22-1号)指定交割仓库的资格;取消浙江康运(提货地地址:浙江省杭州市崇贤镇长路兜22-1号)螺纹钢厂库提货地资格。

问题二:仓单服务、基差贸易是什么业务?

根据申万宏源披露,宏源恒利去年年底将铝锭货物存储于中金圣源和宁波康运仓库,并引发上述纠纷,是因开展基差贸易、仓单服务业务需要。那么,这两项业务的主要运作模式是怎样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期货风险子公司的基差贸易、仓单服务业务,是服务实体经济的两种方式。因为很多大宗商品实体经济企业,可能面临库存积压或者现金流不足等困难,这两项业务可以让他们的库存周转起来,给这些企业补充一定的流动性资金。但这些业务本身也存在一定风险。

“风险点主要在于,业务所面对的企业都存在一定的资金压力,尤其以中小微企业偏多,所以这些企业的征信、现金流资产状况肯定比不上大企业。”上述知情人士称。

何为仓单服务和基差贸易?根据2019年2月修订版的《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公司业务试点指引》,仓单服务是指风险管理公司以商品现货仓单串换、仓单质押、约定购回等方式为客户提供服务的业务行为。上述仓单是指以实物商品为标的标准仓单、仓储物流企业出具的普通仓单、可转让提单等提货凭证或货权凭证。

基差贸易,则是指风险管理公司以确定价格或以点价、均价等方式,提供报价并与客户进行现货交易的业务行为。

多位期货公司风险子公司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基差其实是现货和期货两个价格之间的波动,基差贸易借助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赚价格波动不匹配性的钱。也就是期现结合的贸易,主要操作模式是依据对基差的判断,现货采购和盘面对冲同时操作,没有风险敞口,若现货-期货的价差收敛,则双向平仓。基差贸易类似于风险子公司的自营业务。不过,仓单服务有时候也会用基差定价。

受访的两家期货子公司人士称,其所在的公司开展的仓单服务,主要针对的是标准仓单,市面上也有一些期货风险子公司提供现货的贸易服务,包括现货购销、现货融资以及将现货制作成标准仓单等形式。

“期货风险子公司一方面有资金优势,可以低成本拿到资金;另一方面可以开发票,所以有些风险子公司会做现货托盘业务。”一位不愿具名的有色金属行业人士称。

对于贸易型融资的操作手法,上海有色网金属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总经理董谌此前介绍,发生在两家企业之间的贸易型融资,一般是融资方将一批货物以贸易形式卖给出资方获得资金,并约定好若干时间之后,融资方加价从出资方买回来,买卖差价就是出资方赚取的资金利息。出资方实际上是垫资方,并非真正购买现货。

以宏源恒利因为开展基差贸易、仓单服务业务而涉及仓储合同纠纷一事来看,上述有色金属行业人士认为,宏源恒利开展仓单服务涉及的货物、开展基差贸易自持的货物可能均被挪用了,后者可能涉及仓库单方面把货权转出去了。

另有仓储物流公司相关人士向第一财经分析称,宏源恒利在中金圣源仓库提不到货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因为仓库重复制作仓单,导致货量不足;另一种是在5月31日铝锭现货仓单风险事件爆出之后,中金圣源仓库被查封了,无法提到货物。

而根据申万宏源的公告,宏源恒利是在5月30日发现储存于佛山中金圣源仓库的铝锭无法提货。

对于宏源恒利开展基差贸易、仓单服务业务的具体情况,以及此次仓储合同纠纷一事的更详细缘由,第一财经记者向申万宏源方面了解,对方表示“不方便透露”。

问题三:还有多少库方涉事?

铝锭现货虚假仓单风险暴露,最早的引爆点就是中金圣源。5月底,中金圣源重复制作仓单被发现后,在铝锭现货领域引发了连锁反应,多家仓储公司卷入其中,一份数量多达数十家的涉事风险企业名单,随即在业内开始流传。

根据业内流传名单,在仓储环节,风险、潜在风险仓库包括浙江康运、宁波九龙仓仓储有限公司(下称“宁波九龙仓”)、南储上海分公司、无锡国联物流有限公司等公司(下称“国联物流”)等多家公司。

截至目前,除了中金圣源、浙江康运、南储上海分公司,其他仓库涉风险事件情况尚有待证实。不过,上述风险事件所涉仓库中,宁波九龙仓、国联物流都与浙江康运存在关联关系。

可查信息显示,国联物流共有两家股东,其中小股东浙江九龙仓储有限公司持股49%。而浙江九龙仓是浙江康运大股东,持股比例为95%。宁波九龙仓则由浙江康运、浙江九龙仓分别持股40%、30%。

近期,浙江九龙仓、无锡国联都卷入了同一起诉讼。6月13日,浙江九龙仓持有的无锡国联1470万股,被无锡梁溪区法院冻结。此前的2021年12月24日,所涉股权被浙江九龙仓质押给无锡恒顺金属材料有限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无锡恒顺经营范围包括国内贸易、货物进出口贸易、金属矿石销售。而无锡国联在该案中处于司法协助的地位,该案的性质,为非诉财产保全。

6月30日,第一财经记者就此致电浙江九龙仓人士核实此事,但对方相关人士称,对上述事情均不清楚。浙江康运相关人员在记者电话求证时,并未说明情况,称 “不清楚”,随即挂断了电话;宁波九龙仓的公开电话则未被接通。

在此前业内流传的名单中,上市公司炬申股份全资子公司无锡炬申仓储有限公司(下称“炬申仓储”)被传出现在涉事风险仓库名单中。6月1日,无锡炬申仓储声明称,“由于某司仓库经济纠纷,可能波及到本公司仓库”等信息不实,该公司一直合规经营、经营管理工作一切正常,不存在任何经济纠纷。另外,无锡炬申仓储公司就市场谣传不实信息一事已在无锡当地公安机关报警并取得受理回执。

天眼查信息显示,因所有权属确认纠纷,无锡吉方商贸有限公司向无锡惠山法院起诉多家物流公司、仓储公司,其中就包括无锡炬申仓储。一同被起诉的,还有无锡和达、江苏国信五矿新和仓储物流有限公司等企业。6月22日,该案已在无锡洛社法庭开庭审理。

资料显示,吉方商贸经营范围包括金属材料、五金交电、建筑材料等。

对此,炬申股份相关人士称,上述诉讼与铝锭现货仓单重复融资一事无关,主要是无锡炬申仓储公司一块租地的相关方与房东存在纠纷,对方就将公司与其他相关方一起起诉了。

问题四:波及范围有多大?

受中金圣源、浙江康运波及的企业,以及虚假铝锭虚假仓单风险事件波及的范围,据业内流传的资料,仅出资方就超过20家,但除了目前已知的两家,其他被殃及的企业目前尚难窥全貌。

从5月底风险暴露至今,中金圣源对于外界而言仍然迷雾重重。但实际上,这家公司在仓储行业颇具影响力。

可查信息显示,中金圣源成立于2007年9月,注册资金3100万元,注册地为广东佛山南海区狮山镇,现股东为北京国合双鑫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国合双鑫”)、有色金属技术经济研究院。

炬申股份2016年11月在新三板挂牌时,曾披露,中金圣源前身为中金深圳仓储运输公司南海仓库,当时由有色金属技术经济研究院、佛山市南海区大沥园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佛山市天储仓储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在广佛地区经营仓储业务已有二十多年的历史,是一家集仓储、运输、仓储融资等职能为一体的综合性仓储管理有限公司。

2021年4月,炬申股份在IPO招股书中再次提及,2006年,中金圣源开始开展仓储融资监管业务,异地货押监管项目范围辐射到珠三角的东莞、 中山、佛山、江门,以及粤北的韶关、清远等地,成为该公司重点业务。

相较于中金圣源,浙江康运的公开信息更少。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6年。经过多次变更之后,浙江九龙仓成为该公司股东。但当时未披露持股比例。直到2015年12月,浙江九龙仓才成为持股95%的大股东。

根据公开信息,2018年,中金圣源、宁波九龙仓、无锡国联一起入选标准仓单交易新增交割库名单;浙江康运的两个仓库也一同入选。

问题五:部分涉事仓库股东因何突击变更?

目前已经确定卷入铝锭现货风波的三家仓库中,中金圣源、浙江康运在风险暴露前不久,先后发生了股东变更。

根据第三方信息,今年3月31日天储仓储从中金圣源退股。天储仓储注册资金1000万元,股东为杨桂枝、刘西安两名自然人,持股比例均为50%。两人此前分别在中金圣源担任监事、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炬申股份此前披露显示,天储仓储是中金圣源早期进入的股东之一。在该公司退股之前,杨桂枝、刘西安已于去年12月解除在中金圣源担任的职务。此后国合双鑫才成为股东。

宏源恒利此次发生风险的业务,发生在杨桂枝、刘西安退任之后。公告显示,宏源恒利与中金圣源签订仓储保管合同,是在今年1月1日。业内人士此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坊间有关铝锭现货仓单风险的消息,最早始于今年3月份。

股东变更后,中金圣源现有两家股东的持股比例没有公开。而且有色金属技术经济研究院,是否还持有中金圣源股权,可能也存在不确定性。

6月30日,对于有色金属技术经济研究院目前是否仍为中金圣源的股东,以及中金圣源涉及的铝锭现货仓单重复融资一事的具体情况,有色金属技术经济研究院相关人士回应第一财经记者称,“这个事情我们要去深入了解。”

不管是联手融资方重复制作铝锭现货仓单,还是没有保管好存储的货物,仓库都无法逃脱其中的责任。

申万宏源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称,本次事件是犯罪嫌疑人(仓储公司)严重不法行为所致,不是宏源恒利的业务管理或风险管控出了问题。宏源恒利已及时采取民事诉讼、财产保全、刑事报案等处置措施,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至于财务上的影响,该公司一贯采取稳健的财务政策。另外,该项业务也并非公司主要业务,“对公司利润贡献有限”。

“当前案件还在侦查阶段,涉案不法分子已经扣留,赔偿还需要一段时间,我们将及时披露进展。未来会进一步加强交易对手和仓库的尽职调查和动态评估,强化现货管理手段。”申万宏源称。

铝锭现货仓单重复融资风险已在业内引发巨震。除了已经暴露风险的相关企业之外,大宗商品市场各方也立马对相关业务、仓库、交易模式等进行风险排查和应对。

“此次事件曝出后,首先,以后选择仓库时,会更加严把审核关;再者,在物流方面加强与仓库的沟通,缩短盘库的周期,避免类似的事情发生。”浙期实业能源化工部负责人蔡英东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该公司一般选择货物存放的仓库必须是国企、上市公司或者交易所公布的交割仓库,如果真的出现问题,也有追诉的渠道。

关键词:

相关新闻
专题新闻
  • 河南最大扶贫搬迁社区飘起幸福“年味儿”
  • 虽说万物皆可盘 但盘得住时光的才是王牌
  • 霍尔果斯:冯小刚等明星资本大撤离
  • 开心麻花电影频出
  • 男频IP为何“武不动乾坤,斗不破苍穹”
  • 《铁血战士》北美市场票房跳水 又玩坏一个大IP?

豫ICP备20022870号-9

Copyright © 2011-2020  资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网站:553 138 779@qq.com